朱顏禍妃

第三百四十三章 受人之托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綰綰流年 書名:朱顏禍妃

    曾經慕云漪也同蘇彥說起過,這旖夢館隱于灃城亂市之中,以賭坊和古董堂口為幌子,實際上販賣各類機密消息,但凡開得起價,就一定能在那里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慕云漪的確與蕓旖有過一面之緣,不是妖孽,卻勝似妖孽,因為這個傳說中的旖夢館館主擁有一張男子看了會心醉、女子看了會嫉妒的容顏,單是那雙眸子,說是勾人心魄也不過分。

    蘇彥至今記得慕云漪說過的一句話:“我自小長于宮中,又出入市井、征戰他鄉,角色美女見過不少,然而能將濃烈的妝容駕馭的絲毫不艷俗之人,蕓旖是第一個,至今也是唯一一個。”

    而蘇彥此刻得以相見,心中暗自疑惑,這女子確實美麗不凡,卻與慕云漪所說的“艷麗”、“魅惑”毫不沾邊,她身著碧色斗篷,顏色稍淺的長發隨意地攏在背后,未施粉黛的面容顯得清麗秀雅,蘇彥完全無法將她與想象中混跡于灃城七剎街區之中的賭坊老板娘聯系到一起。

    察覺到蘇彥目光中的探究,蕓旖大抵猜出了他的心思,抿嘴淺笑卻未打算解釋,這才是她原本的樣子,曾經那些浮華面具不過是為了在冗長的歲月中求得一點心安罷了。

    “敢問館主,今日來到我鎮國公府,所為何事?”蘇彥直切主題,畢竟他沒有太多時間在這里與這神秘的女子周旋。

    “你應當知道我旖夢館真正做的是什么生意。”蕓旖亦沒有多做拖沓,開門見山的說道:“今日前來,是為了給你一個消息。”

    “我可不記得我曾向館主求購過什么消息。”

    “不,這不是買賣,是我主動送你。”

    “送我?旖夢館的消息想來千金難買、有市無價,且想要入館做生意,都必得是你看得上之人才可出價,怎么如今倒是做起了虧本的買賣?”蘇彥毫不避諱言語中的猜疑,他可不會因為這蕓旖與慕云漪同名而放松對她的警惕,相反,對于她的突然出現,蘇彥充滿了戒備。

    “我方才已經說過,旖夢館早已不在。”

    “既然如此,你隱世許久,又為何突然出現,予我消息?”蘇彥的手已經悄悄握緊了腰間的焚陽。

    “實不相瞞,受人之托。”

    “何人之托?”

    “慕修。”

    “什么?”蘇彥大驚失色,“你說……慕修?”

    蕓旖平靜地看著蘇彥,肯定地點了點頭道:“是,慕修生前所托。”

    “莫非事關慕云漪?!”

    “不是,是楚婳。”

    “楚婳?”蘇彥不明白慕修和楚婳會有什么交集,而他又為何在生前做此等托付。

    “蘇將軍,你對楚婳了解多少?”

    “楚婳?”蘇彥揣測蕓旖此問的用意,楚婳的身份人人皆知,但蕓旖既然有此一問,就必有其用意,于是他未作回應,只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楚部郡主,亡族逃犯,對嗎?”

    蘇彥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那么如果我說,她的出身根本是假的呢?”蕓旖自現身起就如水般平靜的眼眸突然露出一絲尖銳。

    “此話怎講?”蘇彥開始覺察到事情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復雜。

    “楚婳并非楚族之人,她是南蒼人。”

    “什么?她不是楚族人,那這郡主之位……”

    “這郡主身份,自然也是假的。”蕓旖的目光變得飄遠,“真正的楚族郡主應當早已經死了。”

    聞言,蘇彥心頭震驚,對于蕓旖方才所言,雖然一套說辭順理成章,但他尚不能完全相信,雖說楚部全族被滅,可當初楚婳的的確確是與楚族世子一同入上陵城的,何況留在東昭的日子,雖說蘇彥對楚婳無意,但平心而論,楚婳此人無論是舉止談吐或是學識修養,的的確確是大族郡主該有的樣子。

    “你可知道慕衍曾在灃城中了桑蘿之毒,險些喪命?”

    “是,我知道此事,當初我還懷疑過楚婳,因為有人見到她當時亦出現在灃城,但用計試探了她,結果看來,她并不知情也并不曾使用過桑蘿......”然而說到這里,蘇彥聯想到方才蕓旖所說楚婳的真正出身,突然心生疑影——桑蘿便長于南蒼。

    “蘇將軍,你多年征戰沙場,對于人心的狡詐,尤其是有心計的女子,知之甚少。”蕓旖搖了搖頭繼續道:“你可曾見過這個?”說著她亮出一物。

    蘇彥接過后置于手心,這是一個鵝黃色織錦香囊,墜著云形岫玉流蘇墜子,他細細回想便認了出來,“我有印象,這時楚婳曾經佩戴不離身的香囊。”

    蘇彥對女兒家的玩意想來不上心,而對楚婳這個香囊記憶深刻刻是因為曾有一次,楚婳到鎮國公府上做客,母親看到她腰間別致的香囊,曾當眾夸獎楚婳心靈手巧,繡工了得。

    “這香囊怎會在你手中,又有何不妥?”

    “你且打開看看。”

    蘇彥依言抽開香囊的錦繩將里面的東西倒入掌中,皆是些風干的花草碎片,乍一看并無甚蹊蹺,也沒有夾雜任何其他的東西,他抬頭莫名的看著蕓旖。

    蕓旖撥弄了一下那一堆干花干草,用纖長的指甲挑出一片絳色花片,“這是夾竹桃的花瓣。”

    “夾竹桃?聽聞此物的莖葉乃至花瓣皆含毒性。”

    “不錯,一般人從不會將此花放于近身處,而楚婳卻將其放入了香囊之中,唯一的解釋就是,滲入皮膚的桑蘿花汁原本數月才會消退,而夾竹桃卻可以加快桑蘿褪去的速度,所以她不惜冒著中毒的危險也要隨身帶著。”

    蘇彥回想起來,楚婳對這香囊的緊張的確有些過激,當時母親向楚婳討要香囊,明眼人都知道國公夫人想要來這香囊留在兒子蘇彥身上,誰知一向對國公夫人百依百順的楚婳,那一次卻當眾拒絕了她,說辭是這香囊為自己從小貼身之物,已有些陳舊,之后會再繡一個新的送給國公夫人,國公夫人疼愛楚婳,之后也便作罷。

    若真如蕓旖推測,看來覺得香囊陳舊、送人不敬是假,擔心里面夾竹桃的蹊蹺被人發現才是真!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醫妻不種田:帶娃巧發家同桌追定你了小花仙之星愿物語重生八零暴發戶式戀愛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我自月球來第一戰王一位女帝的自我修養共生紀事重生毒后,帝王不立妃陰生子我的臥底生涯福上眉梢

如果您喜歡,請把《朱顏禍妃第三百四十三章 受人之托》,方便以后閱讀朱顏禍妃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朱顏禍妃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彩票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