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第173章 計緣下山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真費事 書名:爛柯棋緣

    這么幼小卻又聰慧的孩子,正是對一切都充滿好奇的時候,也是對任何美好事物充滿憧憬的時候。

    但之前的憧憬都是限于好吃好玩的,限于能看到摸到接觸到的事物,便是滿月時的那個故事,小元生其實也沒多大概念,畢竟討彩頭的說法比比皆是,前些日子一個大戶人家孩子出生,還到處說漫天彩云呢,可小元生看看也就是個陰天。

    只是這會,父親魏無畏向小元生揭開的不只是一個秘密,更是打開一扇更加神秘多彩的窗口。

    “當年你爹我初登家主之位,才使用各種手段讓家族上下信服沒多久,途徑寧安縣聽聞有俠士獵得罕見白虎皮,便前去購買,返回途中遭遇伏擊險死還生……”

    輕聲細語的邊說邊回憶一陣,魏無畏回望兒子的表情又變得無比嚴肅。

    “元生,記住我魏家命中的兩大貴人,其一是救了你爹我一命的神秘公門高手,沒有他就沒有我們魏家后來的造化…其人面有大片胎記,一身鐵刑功出神入化,嗓音低沉沙啞,應當是常年練習鐵刑功威喝所致…能將鐵刑功練到那般境界,必是公正嚴明之輩,行事雷厲風行,出手果決狠辣,且不為身外物所動,至今我魏家都沒能查到其真正身份……若有機會,此恩不能不報!”

    說完這一段,魏無畏鄭重的詢問兒子。

    “記下了嗎?”

    魏元生也繃緊了小臉點頭。

    “記下了!爹爹,那還有一個貴人呢?”

    魏無畏就像是和大人交流一樣,見兒子點頭后才繼續開口。

    “嗯,貴人之二其實并非凡人,乃是我魏家的指路仙人,正是這位仙長的存在,才讓我魏家有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魏無畏從懷中摸出了一塊玉佩,也吸引了自己兒子和妻子的視線。

    “這玉佩你也見過了,不過此刻并非它真正的面貌,當日我險死還生,對神神道道之事也心念動搖,聽聞寧安縣中的奇異傳聞,遂請縣衙差役帶我去見一見縣中奇人,這就是你爹我第一次也是當前唯一一次見到計先生……”

    先生入住縣中兇宅,自此陰森不再滿坊飄香…赤狐見先生拜求而救之…持玉佩現光明點名玉懷,使得魏家明確信心…離縣前棗樹一夜掛果以送先生……

    這一件件的事情并不是多夸張,卻在鄉人百姓和親歷者茶余飯后的閑談議論中,在平靜無波的生活中隱約透出非同一般的神奇。

    魏無畏說完這一部人,很罕見的露出一種懊悔的神色。

    “只可惜當時我有緣見先生一面,雖已知先生神異,卻還理解得遠遠不夠,真正令你爹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是在春惠府外的春沐江邊,那可怖的老龜竟然羨慕一只野狐,其中甚至難掩嫉妒和憤恨,哎……”

    春沐江邊,當時魏家眾人的緊張和危險時刻,以及老龜當時的激動情緒,魏無畏都一五一十道來,不光小元生第一次聽,就是其母都是首次知道當時兇險真相,不由抱緊了孩子。

    畢竟是水中妖物,魏無畏也直言當時老龜明顯有些情緒失控,若當時魏家應變得激烈些,恐怕兇多吉少。

    “這老龜也算對我魏家有恩,不過大家是各取所需,我魏家年年的酒水都不曾怠慢。”

    事情講到這里,魏無畏才結合老龜所言,揭開家族玉佩的真正秘密,求仙玉懷山的機遇就在這二十年內,而魏元生就是魏家希望。

    魏無畏口中的秘密說得差不多了,魏元生滿臉興奮和好奇也帶著一些憂慮懼怕。

    “爹爹,那我倒時候就要去那個什么玉懷山求仙么?”

    “嗯,爹會陪你一起去,若是爹也能留在那邊最好,萬一若是不行,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魏無畏對自己這個兒子還是相當滿意的,像這樣的孩子應該怎么著也能進玉懷山的,他甚至不敢讓小元生摸家傳玉佩,很懷疑一摸直接會有玉懷山仙人過來帶走兒子,還是得讓小元生在家中長輩呵護下學習兩年為好。

    “對了,爹爹以前說過我滿月時的仙果,那個是怎么來的啊?”

    魏無畏下意識舔了舔嘴唇。

    “那自然是計先生院中的棗樹,那棵樹顯然早已不是凡俗棗樹,近年來更是極少結果,且果色火紅,謂之‘火棗’,其中內孕神異,極為難得,你吃過的那一粒,還是你爹我會經營,從獨臂刀客杜大俠那里得來的。”

    “既然知道在寧安縣,爹爹弄不到么?”

    魏無畏看看自己兒子,也是笑了。

    “元生,世間有很多東西用錢買不到,用武功也搶不到,那棗樹有一個少年看管,其人本身身份也了得,乃是大貞開國以來第二個三元及第狀元之子,更關鍵的是,當初他就常年在計先生身邊玩鬧,絕非尋常孩童。”

    “光是這點還不夠,少年沒人敢得罪,但畢竟只是個書生,可那棗樹早已不是凡樹,有人想去偷棗,可吃過苦頭的…退一萬步說,那是計先生的果子,用不正當手段得手,將來定是會有報應的。”

    “哦……”

    這一夜父子談話到很晚,主要是要說的故事也是有些多,后面魏無畏將所有要講的都講了,魏元生聽完后沒多久,就在母親懷里睡著了。

    第二日,老夫子再次和魏元生匯于后院其中一間書房。

    只是這一次,令李老夫子更加精細,魏家小公子居然一改昨日頑劣,學習也用工刻苦了起來。

    雖然難免還是會分心,可對于這么大一個孩子來說,已經異常難得。

    看到這么一個白胖娃娃筆都捏不穩的認真學寫字,臉上的細汗和手指上沾染的墨汁都看得老夫子又喜又心疼。

    。。。

    又到了新一年的春夏之交。

    并州長川府,東樂縣邊的云山此刻又是云霧繚繞,不過太陽已經升起,山中霧氣很快就會散去。

    計緣從云山觀床榻上醒來,在房室內的桌上留下一張字條,就先行下山去了。

    這是自當初解決黃家事宜之后,計緣首次真正離開云山。

    茂前鎮邊的土地廟規模不大,但自建廟以來香火就不錯,黃家的大力支持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廟宇也就一個帶前后門的圍院,院內一間神殿,殿前一個香爐,三丈縱深,放著泥塑神像、供桌、蒲團等一應物件。

    家住廟宇附近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充當廟公,鎮上也會適當給老人一點銅錢算是工錢。

    今日既沒有哪家祭祀,也不是什么節日,加上時間尚早,土地廟里冷冷清清。

    老人起得早,廟公也是如此,大清早就從廟里搬出一把竹椅,準備一會曬太陽,他這工作可比種田和別的長工上工輕松多了。

    只是椅子才擺好,還沒坐呢就發現院里多了一個人。

    這像是一個身材勻稱修長的白衫儒士,但看髻發又不像,正站在殿前看著土地公神像,不敬香也不參拜。

    “呃,這位先生,你是要上香拜神呢,還是要祭祀求告啊?”

    計緣轉頭沖著這廟公拱了拱手,道了一句“打擾了”,然后就轉身飄然離開。

    “真是個怪人……”

    廟公略顯佝僂的身子走幾步到廟院口,卻發現前后都看不著人去哪了,他同樣沒看到的是,這會廟中正有一只紙鶴盤旋,落到了土地公神像頭頂,并輕輕啄了兩下,有輕微漣漪在紙鶴與神像接觸的位置蕩漾。

    僅僅兩個呼吸左右的時間之后,神像上土地公附身,看看廟里情況,廟公正站在院門口張望,似乎在找什么。

    土地公抬頭看看紙鶴,略覺詫異,便收攝到廟內地府中。

    紙鶴才一入土地之手,就有神音浮現。

    “若不想只當一個小小茂前鎮土地,香火神道之路,塑金身前可止!”

    土地公身子一抖,差點把紙鶴給捏皺了。

    “上仙!”

    計緣雖然看不到土地是何反應,但猜也能猜到一些,這會他正順道瞅了瞅黃興業。

    在上次黃興業上山謝禮云山觀的時候,計緣就施法幫他隱匿了“人身神”,將來黃興業壽終正寢,這“神”也可以請一請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首頁 | 返回書頁 | 返回目頁
相關推薦:半水青煙半水寒超級神功郭羊傳寒門仙主我真的是太子爺我有一口神井暖暖沁人心破曉蒼生獨寵女配千年萬里龍魂繪妖師妖草的證道之路向天借道萬萬年

如果您喜歡,請把《爛柯棋緣第173章 計緣下山》,方便以后閱讀爛柯棋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爛柯棋緣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中国彩票历史记录